继《这!就是街舞》和《热血街舞团》后,街舞培训的前景如何?

  • 2018-10-12
  • 1533

今年,《这!就是街舞》和《热血街舞团》等综艺的热播,带火了街舞这个素质教育细分的赛道。

街舞这个小众文化以超高“人气”跻身主流文化圈,带给人们新一轮的综艺体验。

新鲜之余,是街舞这个“细分赛道”的蓄势待发。

timg.jpg

“三级格局“市场,爵士与Urban最受欢迎

参加这两档节目的选手背后所代表的,是包括X-crew、TI、O-DOG等在内的全国知名舞团。

这些舞团往往占据着国内街舞高端培训市场,以单店为存在形式,成员是来自全国各地的对街舞有追求的职业Dancer,他们通过不断地参加比赛、进行演出来维持知名度。

由于这些处在行业第一梯队的舞团一般以培养职业Dancer为目标,所以,通常在下午和晚上开课,收费偏高,月卡数千,年卡过万。

第二梯队则是一些地方街舞品牌连锁,主要服务于街舞爱好者、白领、少儿为主的地方市场,一般在晚上或周末开课,少儿课程的收费为每节课100-150元,成人课程单价一般低于100元。

再往下则是意在服务周边的作坊类的舞室,这些舞室基本上以教练个体经营为主。

“作坊类的机构其实相当于一个锻炼场所,除了街舞,还有肚皮舞,拉丁、瑜伽等很多锻炼项目。收费也相对比较混杂,有的小几千块跳一年,有些承诺包学会,就是几千上万可以跳终生。“UP DANCE舞室创始人杨蕾表示。

而形成这样三级市场的原因,是因为街舞市场受众分为零基础人群和职业Dancer。

零基础人群由于对教学质量的辨识度不高,所以,即使老师的舞蹈能力不同,都可以带着零基础学生学习一些基本功,也能让学生跟着音乐跳几个动作,做一些律动。所以,舞室的价格、地理位置、市场包装,都对学生付费有很强的影响作用。

“其实跳了一段时间街舞的人都知道,每个老师由于风格不同,所以,一直跟着一个老师学习,是不能够让自己成为一个很好的Dancer的。但零基础的学员还未形成这样的认知,所以,才会形成作坊类舞室的生存空间。“

有一定舞蹈基础的受众,就开始会追求师资的专业化和舞种风格的细化。他们会相应地选择地方品牌舞室,这些舞室一般会区分街舞舞种和风格,Street Jazz、Hip Hop、breaking、popping、locking、Urban Dance编舞,及更细化的风格,譬如Power Jazz、Sexy Jazz、Swag Hip Hop等。

而一般高端专业的舞团,大多主推某种舞种或者风格,如X-crew是中国顶尖Hip Hop舞团。学员会专程奔着某个舞团或舞团中的某个老师拜访学习。

“目前成人街舞培训市场的主流是还以爵士和Urban为主的,因为成品舞教学更容易让学生产生成就感,提升兴趣,尤其满足他们show的欲望。像breaking、locking、hiphop(尤其是old school)、popping需要在基本功、律动、步伐上经过长期的打磨才能成型,所以学习需要更大的毅力,成人相对比较难坚持完成。

相应问题是,一般学成品舞,即使学了一两年,天赋一般的学员也很难在一段音乐下solo,或者说freestyle(同solo,均为即兴表演),但是学好old school,更容易用身体诠释音乐。“ UP Dance的杨蕾表示。

行业困境,很难形成大规模连锁

与我们所熟知的K12培训机构不同的是,街舞培训赛道,很少有大型的连锁机构。

市场上优质的Dancer不多,所以,某些机构会选择自己培养,但是往往,Dancer有了一定的水准之后会选择自立门户。导致行业的分裂性很强,很难形成大规模连锁。

这也引发出行业的另一痛点——人才困境。

街舞是一个非人才集中型行业,跳得好,教的好,又懂经营的人才很少,而且,即使有,这些人才也大多会选择自己开店。头部资源的Dancer有自己的粉丝,粉丝给他们经济支撑,他们一般会选择自己开机构。

教学标准化可以一定程度解决人才问题,从而形成支撑业务扩展。目前市场上,少儿街舞教学教研有了一定的雏形,成年学员因为时间不固定、喜好主观性强等因素,没有形成特别明确的教研内容。杨蕾认为,机构要从健身转向培训,并且可以复制,必须解决教学标准化,包括师资的分级标准、阶段性教学目标、考核标准,这样才能不依赖于头部资源而完成业务扩展的人才储备。

除了人才困境,练习时间少和配套服务不足也导致痛点滋生。

“作为艺术来讲,练习的时间数量决定了孩子练习的成效。“

”我们经常在寒暑假的集训班或者国际赛事中,可以看到孩子很快的有变化。这其中并不一定是因为老师专业度的作用,而是因为在那些时间孩子每天要上十个小时的课。“STKT创始人尹香兰表示。

许多家长希望孩子是能在舞蹈技能、舞台表现力、口才等多方面进行发展的,但是,因为非舞蹈方面的教师往往在街舞机构中会觉得自己“不合群”,所以街舞机构很难会配备齐全相应的口才、表演方面的老师。

练习时间少也直接导致了舞室利用率严重不足。

一般来讲,大部分机构面对的学员是非职业Dancer,开课时间大多在晚上或是周末,所以,导致舞室白天的空置率很高。

“2017年6月到2018年6月,大众美团上几个重点城市的舞室的数量增长了50%左右,也就是说之前所有舞室数量的一半等于这一年的增长量。“杨蕾表示。

近1年飞速增长的原因,除了“这就是街舞”和“热血街舞团”两档节目的推动,也因为市场向低龄化转化,少儿和家长的需求催生了市场的扩充。

“早期街舞市场基本还是以成人为主流,但随着文化的普及,少儿市场增长很快,许多机构开始向少儿发力和转换。“

我们可以发现一个情况,少儿市场对考级比较重视,因为家长还是有功利心的,还有一些家长对孩子怀有“明星梦”,比较看重孩子上电视表演的机会。表演可以提升孩子的自信心和表现力,对少儿很有帮助。

而且街舞是一个全身的运动,相对于球类等安全性高一些,能起到拉伸锻炼的作用。

另一方面少儿对于舞蹈老师的专业度要求相对较低,一般有一两年经验的老师就可以带零基础少儿班。开舞室的成本也低,一个场地简单装修再配备一个有基础的老师就可以了。

“但舞室的增长速度过快,会导致价格战等一系列恶性竞争。”杨蕾分析说。“有些学员还会蹭体验课,每周蹭一个机构的一节课,在广州可以蹭一两年。“

增加周内频次、五个标准化打磨,如何应对困境?

如何进行连锁运营,是街舞机构ID酷舞一直在关注的问题。

对此,ID酷舞董事长芦永斌提出五个标准化来应对,即课程教材标准化、店面流程标准化、市场活动标准化、教学管理标准化、工作流程标准化。

课程教材标准化将学员按年龄阶段的不同诉求进行划分,定制个性化方案。以确保学员在每一阶段可以接受科学的训练,有效提升。

针对店面流程标准化,芦永斌谈到“我们从接待、工作流程、每日例会、物资标准布局、日常报表等多方位进行把控,把每一项工作都浸入到标准化店面运营当中。”

基本每个机构都会有汇报演出来汇报学员的学习成果,但是,除此之外,是否有对市场活动和人群进行更细化的分类是市场标准化运营的一个关键。

“对于机构来说,学员有可能有刚入门的,学了一年的,还有三五年的,那么在演出时我们是应该把他糅合到一个表演当中,还是将表演分成几个呢?”

ID酷舞将演出做了公演、比赛、巡演等不同类以适应学员舞蹈掌握水平不一致问题。

教学管理标准化问题上,ID酷舞的教师内训是具有针对性的,不仅针对舞蹈技能,还真对面向学员的兴趣度和接受度做好应对。每个老师的每一项指标都与系统数据相对应。

“我们是要评价一个优秀的老师而不是一个优秀的Dancer。“到课率和续卡率是ID酷舞判断一个老师是否能胜任的两个指标。

此外,ID酷舞还会通过听课制度、阶段评测、学员档案等一系列辅助制度去解决教学管理标准化问题。

面对人才困境的痛点,广州UP DANCE舞室采取的方法是“自产+合作“。

“即使通过标准化教学,可以自己培养出老师满足基础教学的部分,进阶教学还是非常注重老师的舞蹈技能和风格,有些跳了多年的Dancer,技术水平很好,也有自己的舞团,完全可以一起合作,做到优势互补。“

UP Dance在广州与Freakberry舞团合作推动Urban Dance的进阶教学,与大魂合作推动Hip hop的进阶教学。舞团可以获取到UP Dance从基础培训上来的优质学生资源,机构也可以通过舞团完善进阶教学。

在孩子练习时间不足的问题上,STKT给出的解决方案是提高练习频次,将练习拆分为技能部分和作品呈现。

”基本功越拆越简单,越容易做得标准化。“STKT与美日韩的资深机构合作,将孩子基本功的训练做成线上系统,让基本功的训练可以渗透到孩子周一到周五的碎片时间。

同时,还开发了口才、表演等辅助课程的线上模块,孩子在线上课,并有专业老师的在线点评。

针对舞室空置率高的问题,UP Dance正在考虑开发产后恢复,亲子课程等,一旦舞室坪效问题得到缓解,对店面扩张将会有极大的正面作用。

街舞目前还只是以兴趣为导向,并没有列入升学范畴。但是,我们也看到,作为朝阳产业,街舞的专业度和认可度在逐步提升,持续在素质赛道细分领域发光发热。


热文推荐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