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好未来,正处于一个微妙又极其重要的转折点。

  • 2018-08-13
  • 1882

文/邱珣

现在的好未来,正处于一个微妙又极其重要的转折点。

8月7日,鲜少接受媒体采访的好未来创始人兼CEO张邦鑫亲自出席了和上海市教委合作签约仪式,给好未来下了一个全新的定义:

“好未来是一个以智慧教育和开放平台为主体,以素质教育和课外辅导为载体,在全球范围内服务公办教育,助力民办教育,探索未来教育新模式的科技教育公司。”

这个新定义很长,一下子很难记下来。但是有两组核心关键词:智慧教育和开放平台、素质教育和课外辅导。

  timg.jpg

今年的好未来,不管是大力推进和公办学校合作的智慧教育业务,还是面向全行业内开放内部资源的开放平台业务,无一不在颠覆过去所有人对好未来“旧时代”的认知。

好未来早已不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培训机构了。

今年以来,好未来邀请了一些对其不太了解的人到总部参观。很多人参观后才发现,好未来的研发团队已经达到了4000多名,未来两年预计会达到1万名,每年单是研发费用的投入便高达十几个亿。

一个培训机构怎么会需要这么多研发人员?

张邦鑫瘦削,却总是神采奕奕,言语中带着老师特有的激情和感染力。在接受采访时,他这样诠释好未来:

“我们希望成为一家研发型科技教育公司,不断研发内容、产品,积累数据。素质教育和课外辅导都是手段和载体,目的是去研究教育规律,把教育这个‘黑盒子’打开。”

就在两年前,2016年年初好未来年会上,张邦鑫向所有人公布了未来的目标:好未来将从一个培训机构变成一个教育机构;从一个运营型公司,成长为一个数据驱动型公司;从一个线下公司,变成一个科技服务公司;从一个中国公司,成长为全球性公司。

如果说两年前的这几个目标,改变了好未来的内核驱动力,让它开始一场基因重塑的道路。那这一次,在当下“数据驱动的研发型科技教育公司”的轴线之下,则是张邦鑫对好未来的身份做了一次新注解。

这一次重新定义,势必将对好未来的业务格局产生至关重要的影响。

突破界限,进入教育的主战场

“从培训转向教育”,2016年年会结束,所有人听完张邦鑫说的目标后,有人就在好奇:好未来,以后是要做全日制学校吗?

从培训到教育,最常见的选择之一就是从开培训机构到办全日制民办学校。但张邦鑫选择的却是另一条路,在To C业务依旧保持高速增长的同时,直接和公办教育合作,成为公立校解决方案供应商。

“我们作为课辅机构,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走到了前面。但我们发现,仅仅从课外去影响孩子这件事,它的边际效应越来越小。”

公办教育和民办教育之间的关系,是张邦鑫从创业一开始就在不断思考的“本源”问题。

15年前,还在读研的张邦鑫在创办好未来的前身“学而思”时,就琢磨:一个孩子从周一到周五都在学校,一周只有2小时在课外辅导班,如果这2小时只是简单的时间加法,那无法对他产生质的改变。应该做乘法,用2个小时改变这个孩子这一周的学习方法和习惯。

15年后,张邦鑫再次提出了当初“做乘法”的思路。只是不同的是,这次他要乘的不是时间,而是公立校的教育。

“当年我们用两个小时去改变孩子的学习方法和习惯,而今天智慧教育要做的是将我们这15年在内容、技术和数据上的沉淀,与公立学校、老师的教学模式做乘法,让老师从繁重、复杂的劳动中解脱出来,去做更高维的事情,比如给孩子个性化的关爱,培养他们的创造力。”张邦鑫说。

过去几年,张邦鑫在美国考察了大量的学校。美国的教育市场和国内有很大不同之处。美国的智慧教育市场份额远远大于课外辅导市场,美国的课辅市场反而做的很一般。但美国的公立校相互独立运作,水平参差不齐。而我们国家的公立校改革都是统一推动,这一特点往往让改革更有优势。

从定位做一个“数据驱动型科技教育公司”开始,好未来就注定必须回到教育的主战场——公立校中。

“那我们的课辅培训还做吗?当然做,但这是一个载体,一种方式,而不是目标。”张邦鑫接着说,“我们的使命是用科技推动教育进步,不仅是推动教育培训进步,更要在公立教育的主战场中做好辅助。”

落实到实际操作,要想真的实现数据驱动,好未来也必须大量高频的触达学生样本,研究学生的学习行为和学习数据,这个数据量通过地面的培训机构运作是远远不够的。

“我们自己做学校,还不如成为公立校的解决方案供应商。”这是张邦鑫的选择。

在教育的三个层次中,居于核心位置的是家庭教育,家庭教育之外环绕的是学校教育,然后才是包括好未来在内和其他课辅品牌在内的社会教育。现在,好未来正在慢慢向核心的区域发挥助力作用。

7月,家长帮对外宣布品牌全面升级,slogan升级为“一起培养面向未来的孩子”,并将“全面启动家庭教育良性发展”作为自己的战略发展方向。内部板块将瞄准中国家长群体,以家庭教育为核心搭建科学教育体系。

而在好未来突破过去的界限、做大边际,大踏步转型的道路上,外部的环境也发生了前所未有的改变。

外部的变局

2017年11月后的半年时间里,好未来的舆论环境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

2018年2月,四部委联合印发《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明确针对面向中小学生开展学科类培训及竞赛活动的培训机构进行严格规范整顿。外界评价,这次《通知》的治理力度堪称前所未有,不少举措都是首次提出。

很多人观望,这次整顿是不是将给过去以培优见长的学而思带来巨大冲击?作为领头羊的好未来,在这个关键点上会怎么选择?

这段焦灼时间里,张邦鑫开始重新思考造成这些问题的根源。他忽然意识到,家长的需求在变,教育行业发展的态势也在变。

“四部委对培训行业的规范是一个结果。它的根源其实是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日益向往的追求。今天的家长和15年前已经很不一样了。15年前,学而思成立的时候,我们的思路就是‘学习改变命运’,家长非常认可。15年后,现在的家长对于孩子的培养需求是多元化的,希望孩子能力多元提升。这个政策则是反映了这个民意。”

而行业格局的层面,张邦鑫看到,教育培训行业正从纵向一体化走向横向一体化。刚开始,一个学校的品牌、教研、市场、运营都是自己的,大家都是各做各的。但是在产业发展走向成熟之后,这个行业开始横向一体化发展。

从2015年开始,做To B服务的公司数量越来越多。并且,To B业态的参与角色也在增多,一些To C的培训品牌也开始提供To B业务。这个业态给中小型机构提供教学教研、系统、甚至师训的支持,提升他们的运营和教学水平。在事实上,这些从事To B业务的公司推动了整个行业的进步。

好未来管理层一直在思考:好未来在产业链中是个什么位置呢?最后,管理层做了一个很重要的决定,要拥抱这个行业,和行业共赢,推动教育公平。

“好未来一直没有以成为最大的培训机构为目标,没有以成为最赚钱的培训机构为目标,我们的愿景是成为一个受尊敬的教育机构。”

“先下山再上山”的考验期

2018年好未来的调整是密集的。

4月,宣布推出面向全教培行业的To B产品“未来魔法学校”,全方位开放学而思内部的教学教研以及设备资源。

5月,全面升级学而思小学数学科目,全面转向多元综合培养。在调整大纲的基础上,将数学课更多和动手能力、生活实践场景相结合,对学生实行多元评价。

8月,宣布重新定义好未来,将To B业务和公立校业务放到极高的战略地位。

但实际上,好未来在智慧教育上的密集布局要追溯到三年前,这个时间点正是好未来明确提出从一家线下运营型的公司向数据驱动型科技教育公司转型的重要节点。外界局势的变化,加速了好未来在对公业务和To B业务上的推进速度。

这三年中,好未来筹建了智慧教育业务,专门建立了两个事业群:一个是智慧教育事业群,从事对公业务,由高级副总裁于莉担任事业群总裁;一个是开放平台事业群,从事To B业务,由集团CTO黄琰担任事业群总裁。

一开始,很多人觉得难以置信,问:“我们辛辛苦苦研发的产品和系统,为什么要开放给竞争对手?”

为了顺利推动这两个业务,好未来内部也做了很大的动员工作,详细地向员工解释,为什么要这么做?长远的意义是什么?

但不能回避是的,即便现在好未来的战略将对公业务和To B业务上升到一个历史的高点,但今天的好未来就像一艘庞大的航母,即使是在风平浪静的海面,要调转船头也并不容易,更何况当下的格局可谓波澜阵阵。

然而,张邦鑫的态度是坚决的。

“这个事情我们准备了很长的时间,也会碰到很多的难题,但方向是肯定的。可以把这个阶段理解成‘自我革命’,一个先下山再上山的过程。”

和其他公司相比,好未来在创业途中经历过的艰难考验和跌宕起伏,在当下的节点上,倒不失成为一种精神上的凭仗。

早在2008年,学而思就借鉴韩国在线教育公司MegaStudy的模式推出学而思网校。事与愿违,学而思网校并没有复制MegaStudy的神话,在很长一段时间都一直亏损。可张邦鑫却始终坚持对在线业务的投入,他回忆:

“即使网校的价格是线下班价格的十分之一,每年都要亏很多,但我还是要求每个线下教室都要贴网校的海报,每个家长来咨询报名的时候都推荐网校的课程。我坚信,互联网肯定是未来的趋势。”

最终,投入近10年的学而思在线业务也开始回馈张邦鑫坚持。2016年全面转型双师直播模式后,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试验期,学而思网校的规模开始飞快增长。其营收占比从数年徘徊的3%,不断上升至上一财季的9%。2018年全面开始市场投放后,又将迎来一个质的飞跃。

与此同时,外界形势上的变化,让张邦鑫对对公业务和To B的前景更加笃定,他判断:

“未来教育一定是以公立学校为主体,课外教育为辅的均衡态势。今天确实有这么一个问题,像新东方、好未来这样的公司大量投入研发,在某些领域、某个阶段很容易走到前头。但如果我们大力支持公立校,就能把这种态势扭转过来。这样,校内校外就可以保持一个均衡的发展,从另一方面,这也能让课外辅导保持长期健康发展。”

谈及未来的规划,张邦鑫明确表示,“这会是一个非常长期的投入。从组织、精力、预算和支持上,我们都会长期投入对公和To B业务。如果要想把事情做好,就要长期投入。即使我们在这两项业务上的付出,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财务数据,但我们坚信这是未来教育发展的主要方向。”

对于好未来而言,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折点。自我突破,走出过去的舒适区,开拓全新的领域。这也是好未来实现自我跃迁的重要阶段,虽然在短时间内无关乎生死,但却将影响长远的兴衰成败。


热文推荐

发布